一提到「聽」,人們首先想到的是耳朵。耳朵有問題就聽不清,甚至聽不見。所以「聽」必用耳。從漢字本身來看,這個「聽」由「耳」、「王」和「德」字的右邊組成。其本意是王聽取各種好的建議並認真改過,提升自己,成爲有德行的明君。這與成語「兼聽則明」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然而,中共卻把這個字改成了「听」(口+斤),徹底改變了聽的含義。爲何用口去聽呢?其實不是用口去聽,而是聽到不順耳的東西馬上用口反駁,斤斤計較,對方一句話還沒說完,這邊十句話已經等著了。所以,「聽」被中共變成了斤斤計較、容不得任何反對意見「言語攻擊」。

那麼「說」為甚麼要寫成「言」+「兌」?在古漢語裡,「兌」和「悅」同意。所以,「說」就要說悅耳的話,內容和語氣都要善,用詞要美,要讓人聽了舒服、愉悅,生出正念。這也是神給人造字時對人的一個要求。而出言不遜、惡語傷人、妖言惑眾、栽贓陷害,那就是造口業,害人害己。

說到此,順便再說一下「問」字。為甚麼「問」要寫成「門」裡加一「口」?有人說,「在門口問某某在家嗎?」所以就將「問」寫成了這樣。這是相聲裡面的調侃、歪解。其實,「問」字也是修煉界的語言,是進門(佛門、修煉之門)問道之意。故有「進門問道,出門修道」一說。歷來都認為,能進門問道不易,但能從中修出來更不易。

看來,我們平常掛在嘴邊的字,卻有著相當深的內涵。

責任編輯:余男

标签: